鄭成功的草書墨跡 (續) _____


鄭成功的草書墨跡 (續)       (劉晉奇. 2011.1.22.)


一、再次參訪鄭成功文物館

前些日子去了一趟台南出差,順道前往延平郡王祠與鄭成功文物館,看看能不能解答上一篇文章「鄭成功的草書墨跡」裡的一些疑問。

進了鄭成功文物館,再度看到鄭成功的五言絕句墨跡:「禮樂衣冠第,文章孔孟家;南山開壽域,東海釀流霞。」依然很有「時空轉換」感觸。再看一次這幅草書旁邊的文物館標籤,寫著「傳 鄭成功行草」。

上一回參觀時,我把這個「傳」字看成是「傳世」的「傳」,也就認為該墨跡是國姓爺流傳在世的真跡墨寶。如今看到《2007台灣文化資產保存年鑑》說這幅墨跡是仿製品,難道標籤「傳 鄭成功行草」的「傳」字,是「傳說」或「據傳」之意?

至於「禮樂衣冠第」這首詩的石刻,文物館的導覽員說,石刻被收藏於文物館地下室,不對外展示。


nb-chengkung1.jpg
(上圖. 鄭成功草書石刻拓本)

nb-chengkung5.jpg
(上圖. 延平郡王祠正殿)

nb-chengkung3.jpg
(上圖. 延平郡王祠國姓爺塑像與神像)

nb-chengkung2.jpg
(上圖. 鄭成功文物館)


二、「禮樂衣冠第」這首詩的源由

翻遍整個Internet,找不到「禮樂衣冠第」這首詩的源由。回到學術領域,搜尋了台灣中文期刊資料庫,找到這篇論文:

張菼,鄭成功詩文箋註,《臺灣文獻》,第34卷第3期,頁1-20,1983年。

前往圖書館,在期刊書庫中看到了這篇28年前的珍貴論文,明白指出「禮樂衣冠第」這首詩的來源是日本文獻《台灣鄭氏紀事》。該論文內容節錄如下:

禮樂衣冠第,文章孔孟家,南山開壽域,東海釀流霞。
〔箋〕此普通酬世之作,既未落款,則所壽者既為何人不得而知,是否成功真蹟亦未可知,惟日方既言為真蹟,當別有見地,因川口長孺考證素以精詳稱也。而由一詩之得,使黃門源由仰慕成功而令編次其傳記,亦云偉矣!詩取五言律詩中兩聯,正合截句體裁,作為壽詩,此詩乃極得體,受者其為藩主之流;由「南山」之語,當指南方之人,或即黃門源之祖先亦未可知。

張菼先生指出了一條明路,於是真象大白!恰巧我的書庫中有這本川口長孺寫的《台灣鄭氏紀事》(台灣省文獻委員會,1995年),該書的「卷之中」有文字如下:

成功之詩,世不多傳,本藩藏其所自書詩曰:「禮樂衣冠第,文章孔孟家;南山開壽域,東海釀流霞」。其詩不書題,蓋似賀本邦人詩;書法亦飄逸可愛。

《台灣鄭氏紀事》書首,有林衡序言如下:

水藩黃門源公,敦學而好古,旁喜翰墨。偶獲明遺臣鄭成功真蹟,想見其為人,因欲盡其事。歷就明季、清初諸書檢尋之,則散見而層出,未盡其始末。…

《台灣鄭氏紀事》是由日本人川口長孺編撰,序言日期為日本仁孝天皇文政11年,為清道光8年,西元1828年。由於水藩黃門源公藏有鄭成功真蹟,且仰慕鄭成功之忠義,於是命令川口長孺編撰鄭成功之史事,《台灣鄭氏紀事》便成書。由該書的文字來看,黃門源公收藏的鄭成功真蹟,便是「禮樂衣冠第,文章孔孟家;南山開壽域,東海釀流霞」這首詩。

我們可以推測,「禮樂衣冠第」這首詩的真跡,在1828年時是被收藏在日本水藩黃門源公之處,但現今下落在何方呢?(註) 台南鄭成功文物館的那幅「禮樂衣冠第」仿製墨跡,作者可能臨摹自日本收藏的真跡,也可能是憑空想像的作品。

總之,我尚未找到考證「禮樂衣冠第」墨跡的研究論文,或許真的沒有學者做這方面的研究。


註:據一網站資料,「禮樂衣冠第」這首詩,是鄭成功寫給住在日本的弟弟,原稿尚存於日本。(網站連結)


nb-chengkung4.jpg
(上圖. 赤崁樓, 鄭成功像與東海流霞匾)



free count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