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遊春圖》展子虔

沈從文1946年夏,由昆明隨同北大返北平。此畫在琉璃廠,玉笥山房一位掌櫃手中待價而沽(400金)。他先後看過六次未購(北大擬成立博物館,有一筆錢可動用)。(後又看了二次)

 

沈從文認為此畫訂為展子虔畫有疑--

1.唐宋以來作春山圖的名手甚多,卻未提及展作此畫。

2.從《貞觀公私畫史》(作《長安車馬人物圖》)到《宣和畫譜》,此畫均未入錄(裱裝亦非《雲煙過眼錄》所謂中興館閣舊式。)

(《貞觀公私畫史》中錄展畫計六卷:

法華變相一卷。南郊圖一卷。長安車馬人物一卷。雜宮苑圖一卷。弋獵圖一卷。王世充像一卷。

 

《歷代名畫記》則稱展子虔歷北齊、北周、隋,在隋為朝散大夫,帳內督都,有《法華變》,白麻紙《長安車馬人物圖》《朱買臣覆水圖》並傳於代。)

(用紙素的作品,世俗故事多於宗教作品)

 

《宣和畫譜》中著錄展畫較多有20件。

※從著錄來看展子虔擅長的是人物。(展(子虔)則「車馬為勝」--《歷代名畫記》)

米芾《畫史》談到:「李公麟家有展子虔小人物,甚佳。係南唐文房物。」

但唐沙門彥悰《後畫錄》說展的畫:「觸物為情,備該絕妙,尤擅樓閣人馬,亦長遠近山川,咫尺千里」。

(沈認為此畫本為無名畫,由於宋元人附會而來。根據可能是彥悰這段話)

 

沈認為張彥遠《歷代名畫記》批評到展子虔說:

1.「中古之畫,細密精緻展、鄭之流是也」。

2.因《宣和畫譜》人物部門無展之《遊春圖》,卻有鄭(法士)《遊春山圖》二。如果《遊春圖》是隋畫,沈認為若移到鄭法士名下反而相稱。(若是唐宋摹本,也可能從鄭而來)

(鄭法士:「飛觀層樓,間以喬木嘉樹,碧潭素瀨,糅以雜英芳草,必曖曖然有春台之思,此其絕倫也。」--歷代名畫記。)

3.若非展畫,有許多畫可以偽托。

宋《宣和畫譜》中,黃筌有《春山圖》七,黃居寶《春山圖》二,黃居寀《春山圖》一。人物部門,除前述鄭法士《遊春圖》二,《南陽名畫展》還有李確《春山游騎圖》。

◎張丑《清河書畫舫》稱:「展子虔者,大李將軍之師也。韓存良太史藏展子虔《春游圖》卷,絹本,青綠細山水,筆法與李思訓相似。」

詹景鳳《東圖玄覽》:「展子虔青綠山水二小幅,致拙而趣高,後來二李將軍實師之。」

明《嚴氏書畫記》則載《春山圖》:大李將軍二卷,小李將軍二卷。

※很顯然同時存有幾件不同小幅的春景山水。

 

沈從文認為:

1.畫中人衣著格式,似非六朝格式,亦不類隋與初唐體制。淡紅衫子薄羅裳,又似晚唐或孟蜀時婦女愛好(世傳五代紈扇小人物,與董源《龍宿郊民圖》衣著均相近)。

2.唐人稱展特長人馬故實(米芾目證),有此專長必長於用綠,下筆宜秀雅準確,但此卷之人馬不甚佳。

3.衣著中的幞頭和圓領服,時代都晚些。建築物亦晚。

4.山水樹木亦與「冰澌斧刃,刷脈鏤葉」也不相稱。

--節錄沈從文「讀展子虔《遊春圖》」

 

◎關於展子虔《遊春圖》年代的探討--傅熹年

1. j幞頭:《遊春圖》中幞頭高而直立,巾子不分瓣(不合隋與初唐形制),近於晚唐(隋代之幞頭,目前尚未見)。

k斗拱:(隋代之木構建築實物現已不存)不能早於晚唐。

l鴟尾:不超過北宋。(鴟:貓頭鷹之一種)

m獸頭:不超過北宋初、五代末。

結論:製作年代難早於北宋。

 

2.《遊春圖》摹於北宋,與《江帆閣樓圖》來自古代的「屏風小樣」。《江帆閣樓》製於唐代,但加工整理較多。《遊春圖》近原本。

3.《遊春圖》在山水樹石畫法上,保留較多原本面目,但服飾和建築可能因尺寸太小,底本稍有損壞,模糊難辨,複製時作了補充,稍自出己意,故摻入北宋到晚唐之形制。